可是葡萄牙真的产葡萄呀

最冷一天

芋泥:

今日大寒,全国迎来近几年最低温。


贺天回家的时候,家里的灯和暖气都打开了,他一边走一边拿掉围巾和手套。


转到饭厅的时候,红毛正端着一碗汤出来,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回来了?洗手吃饭吧。”


贺天点头,洗完手拉开椅子做到红毛旁边。


两人安静地吃饭,贺天偶尔提几句在公司的事情,红毛听着,有时候抬头补充一两句。


突然贺天被一根鱼刺卡到,他重重地咳了几声。


红毛立刻放下手里的碗,拿调羹舀了一点汤到自己饭里,又挖了一勺饭凑到贺天嘴边,皱着眉头说:“张嘴。”


贺天把妄图伸到喉咙里的手拿出来,乖乖张开嘴。、


红毛喂了他一口饭,又说:“用力咽。”


贺天用力咽下这口饭。


红毛还是皱着眉头:“怎么样?”


贺天咽了口口水,说:“没事了。”涨红的脸也渐渐消下去。


红毛这才重新拿起筷子,嘲笑地看了贺天一眼:“这么大人了,饭还吃不利索。”


贺天笑嘻嘻地说:“不是还有你喂吗?”


红毛说:“我这是养姘头还是养儿子啊?”


贺天伸手想拧他的脸:“又欠操了?是不是要我今晚喂你点什么?”


红毛把脑袋一偏,把那块刚才挑走刺的鱼扔贺天碗里。


刚想说话,窗外突然响起很大的雨声。


红毛一下子跳起来:“卧槽!我今天衣服忘收了!”


他匆匆跑去阳台,半路拖鞋滑落一只,又遛了句脏话。


回头看到贺天咧嘴笑的高兴,红毛怒道:“笑个屁,吃完赶紧把碗洗了。”


贺天夹起鱼肉扔进嘴里慢慢嚼着,看着窗外的大雨,庆幸自己赶在下雨前回家,顺便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偌大的家里,庆幸红毛还在身边。


 


 


贺天从小天之骄子,很长一段时间内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。物质上的东西他想要的总能被满足,加上他小时候家教好,双商高,身边围着各色各样喜欢他的人。


可是有一天,可能是他在上初二的时候,他突然觉得一切都特别无聊。


那天他获了很多奖,学校的某活动也玩的很开心。兴冲冲地回家,打开家门的时候,里面又黑又冷,比刮着冷风的坏了个路灯的街道还冷。少年贺天觉得所有热意被横扫一空,一切都特没劲。


扔下手里的东西,也不开灯,贺天站到窗户旁边,点燃了一根烟。


之前尝新鲜的时候试过,并不见得多喜欢,然而现在,一口一口地吞吐烟雾,看烟圈在映射冷光的玻璃上泛开,贺天觉得无比惬意。


他突然想明白了自己缺什么,生活太无趣了,他缺有趣的东西。


 


从那天以后,贺天尝试各种各样有趣的事物,恋爱游戏旅游,登山下海极限运动。


他和各种各样的人做朋友,吃吃喝喝玩玩闹闹,时间似乎也没那么不好过。


上了高中之后,贺天开始觉得社交让人疲乏,他开始习惯一个人的时间,站在落地窗前抽一上午的烟,也不会觉得多无聊了。


只是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。


有天,生活重新变得有趣了。


因为贺天知道了见一的秘密。


当然不是见一告诉他的,是人精贺天自己感受出来的。


他知道了却没有问,而是看着一件件小事不断坐实他的猜想。


贺天觉得有趣,见一喜欢男人,见一喜欢展正希,见一喜欢展正希喜欢到他都能看出来。


然后骨子里很恶劣的贺天就经常调戏见一。


“我想养只金毛,温顺开朗还会扮可怜。”


在这过程中,贺天越发察觉到见一真的特别喜欢展正希,掏心掏肺地喜欢,他对这种喜欢没概念,以前的恋爱像游戏,玩过就算。提到最喜欢的,贺天第一反应是小时候得到的第一个玩具车。


贺天觉得自己对这种感情也没多期待就是了,只不过有时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看到展正希和见一勾肩搭背地走一起,觉得有点……


有点什么?又说不清。


 


然后红毛出现了,以很不友好的态度和皱着眉的臭脸。


贺天一开始对他的印象就是无聊的小混混,有天突然在路边遇到贴着纱布的红毛,心血来潮拉人去做饭,从此开始有交集。


此后贺天就把红毛当自己人,在红毛一众小弟前和他勾肩搭背,小弟们面面相觑,闹不明白前几天好像还剑拔弩张地要打起来,这几天怎么又肝胆相照了?


红毛和展正希因为打架还闹了休学,两人相见自然没好脸。


贺天便没有把他硬拉到自己朋友那边,倒是每天很自然跑来找红毛放学一起走。红毛烦的不得了,打又打不过,心里憋屈地不行。


贺天这人,在小弟前笑容殷殷嘴上也是扯得天花乱坠,然而勾着他脖子的手力气大得红毛觉得自己一转头脖子就会断。


威逼利诱让他做饭,大爷一样要求还不少,不吃葱姜蒜香菜白菜青椒胡萝卜猪肉等无数种食物,不能太甜太咸太辣太烫,也不能不甜不咸不辣不热。就算有钱拿,红毛也不想干了。


搬砖都比伺候贺天强。滚蛋吧,爷爷我累了。


然而,行动上红毛却很孙子地执行了惹不起躲得起。


 


这天下课上厕所居然碰到贺天,那厮站在隔壁坑,一边掏鸟放水一边笑眯眯地上下瞄红毛,红毛被他看得后背发冷,匆忙把东西收起来,一着急拉链还卡到几根毛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


他可不想和贺天装什么朋友情深,招呼都不打就想走。


  贺天却不放过他:“诶,那谁,你跑什么?”


  红毛没理他,洗了个手就走,结果没走两步贺天就甩着手赶上来了。


  贺天一胳膊肘把红毛脖子圈过来,在他耳边说:“干嘛?被我的尺寸吓跑了?”


  红毛特别不喜欢这个姿势,他觉得这样下去他的脖子迟早要报废。


  回了贺天一个中指,红毛说:“对啊,吓得老子恨不得砍下来扔池子里!”


  贺天在他脑袋旁边笑,红毛的耳朵本来就被冻得红红地,被嘴里出来的热气这么一吹,别扭又难受。


他用力扒开贺天的手,直搓耳朵,骂道:“你他妈能不能好好走路。”


贺天双手插袋,笑嘻嘻地说:“今天太冷了,我们今晚起个火锅,多买点牛羊肉,少买青菜。哦!我最近特别喜欢吃虾滑~ 记得也要多买哦。”


正在快步走的红毛忍不住转头回了一句:“屎你吃不吃?”


贺天笑着说:“吃你干嘛啊?”


红毛怒:“吃你大爷!”


贺天无辜地说:“我没有大爷。”


红毛懒得跟他吵这种小儿科的嘴,几个箭步冲回自己的教室。


贺天一手巴在门上,探着头朝他喊:“放学我来找你哦~”


红毛没回话,班上的女生倒是激动起来:“嗨!贺天!”“阿贺,你来我们班玩吗?”


贺天笑着一口白牙闪闪,站着门口跟模特似的:“嗨,美女们~”


 


红毛看着门口热烈的气氛,心里的白眼快翻到天上了。


    


贺天会夸他做的饭菜好吃,每次也都会吃得很干净。只是他实在是太难伺候了,口味挑剔倒还好,每次都要拉着红毛聊天,问东问西。


红毛要是不搭话,他就自己讲,红毛要是还不搭话,他就变脸要揍人。


 


所以红毛这次决定,一下课马上就翻墙跑。让贺天喝西北风去吧。


结果运气实在太差,居然碰到隔壁学校的那群混混。


他们之前打过群架,原因早他妈不记得了,但是红毛踹过这群人的老大一个断子绝孙脚。


他本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走掉,结果那个老大一嗓子叫出来:“给我站住!”


红毛转头看他,还是皱着眉不可一世的表情。


那老大满脸痘,头发不知道是自己出油还是抹了油,苍蝇都能在上面溜冰。校服外面裹着个貂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。


那人强行凶恶地一笑:“今天本来是来堵个妞,没想到让老子见到你小子。红头发的孙子!知道你那一脚害爷爷疼了多久吗?“


红毛呵笑一声,嘴里呼出白气:“留着也是个祸害,老子就喜欢顺脚踩死点垃圾。”


那人气的鼻子直出气,大声喊道:“给我抓住他往死里打!”


周围几个人马上动手抓红毛,红毛用力甩开,揍翻两个。


还有人喊:“今天没带家伙啊老大!”


那油头喊道:“你他妈猪脑子啊!把他放倒踹他小弟弟!”


红毛双拳难敌四手,不知被谁一脚踢到他尾椎骨,噗通一声砸地上了。


冬天穿得厚,摔得倒不是很疼,红毛挣扎着就想起身,被人一脚踩到手背上。


十指连心,红毛疼的叫喊声都堵在喉咙口。


其他人正要群起而攻之地揍他,突然有人嗷的一声被打倒。


贺天眼神凶恶脸色黑得吓人,伸手把红毛拽起来,看了一会他的手,转头对那群人说:“他的手你们也敢伤?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还以为能一发完,是我太天真。

评论

热度(254)

  1. 可是葡萄牙真的产葡萄呀芋泥 转载了此文字